亚洲城ca88

教育叙事

《桌上的小书架》亚洲城ca88 王亦玮

来源:    时间:2019-12-30    已阅读493次

  2019年7月4日,由于我暑期要回北京师范大学继续学习,就在最后一节课上和孩子们进行了道别。办公室被围得水泄不通,对于少不更事的少年来说,短暂的分别显得茫然无措。上课铃响,在把所有人都赶回教室以后,我发现办公桌旁边还有一个孩子,是给我当了两年课代表的小霖。小霖个子不高又总低着头,在同龄男生里显得更加矮小幼稚,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,是他读书的渊博、思想的深邃和文笔的老辣。
  与其他来道别的孩子不同,他小声说:“老师,您的那本《孟子章句》我还没有看完,我可不可以下学期再还给你。”我抬头看办公桌,果然,我的《孟子章句》不在原来的地方。没来得及等我回答,他继续说道:“他们也还有好多人手里有你的书,我去问问,看谁看完了。”
  我的办公桌上有一个小小的置书架,最开始,是放置我最近阅读的书籍的。直到小霖直勾勾盯着《先生》开始,我的书架变成了“图书漂流架”的分馆,他们经常来我这里瞅瞅,看到自己喜欢的,便撒娇借走。但是与“图书漂流架”不同,那里的书,是孩子们自己看过以后才舍得拿出去的,而我的书,从刚开始的自我喜好,慢慢变成结合最近学习和他们需要来挑选过的书籍。我拿出大学舍友给我刻的书章,在每一本书的第一页,印上篆书的“霜筠”二字。这两个字选自苏轼的《霜筠亭》一诗,本是自我的砥砺,印在书上,希望这样傲然对严霜的姿态也能够影响我的孩子们。
  由于我记性不好,我的书籍也往往漂流不回来。小霖经常来打趣我:“老师,你的书也是‘中国传没’啊!要不要我帮你记一下都是谁借走了?”
  这让我想到了原来我缠着我的高中老师借书,他总是一边无奈笑笑:“哎,我的这些书呀,最后都被你们这些坏蛋给据为己有了。”一遍用他的软头毛笔,在白纸上工工整整写下书名,嘟囔着:“明天给你带。”
  想到这些,我对小霖笑笑:“不用了,随缘吧,只要你们读着就好。但是以后谁要借书,也要拿一本借给我看呀!”于是我书架上不断在更新,借给他们的同时,我也接触了许多我没有读过的书籍。
  有一次,班里学生带着我不认识的孩子跑来,小心翼翼说:“老师,上次你接我的《雅舍小品》能不能借给他。”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孩子,我开玩笑说:“可以呀,我的书随便拿,但是看完要写一篇读后感呀。”两周后,我桌上放着还回来的《雅舍小品》,以及一篇工工整整的读后感。我本以为这个规矩会让一些孩子望而却步,却没想到增加了我不少的改读书笔记的时间。
  ······
  回家以后,我收到小霖的信息“老师,您不借我《先生》那本书,我不写那个事,我爸爸就会为祖国强行贡献一位政法人才,而不是一个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老师。那个怀疑我抄作文的小学老师让我害怕老师,后来的语文老师让我喜欢老师,您让我决心成为老师。”
  那个小小的书架带给他们多少,我不知道,但是我相信书籍的力量。我时常想,一个老师的自豪感到底在哪里,是孩子的喜爱,成绩额优异,还是因为你的一些做法对他们的人生产生了一点点影响?至今我也没有想明白。也许一年后,这个身形瘦小却眉宇昂扬的孩子,会走进我的母校,听着声声木铎。也许什么时候,他们翻开忘记还给我的书,看到“霜筠”二字,还能想到我对他们的希冀。
1页/共1